3F 拾遗馆

  • 撇口,形制工整,胎骨细腻轻薄,内底生动的绘出塘边一角;盛开的花朵,饱满的麦穗,几块山石夹杂其中,一对鸭子似乎被这片美景所吸引,一起侧头细瞧。整幅画面用色清雅,技艺精湛,构图严谨。

    雍正花鸟笔洗

    撇口,形制工整,胎骨细腻轻薄,内底生动的绘出塘边一角;盛开的花朵,饱满的麦穗,几块山石夹杂其中,一对鸭子似乎被这片美景所吸引,一起侧头细瞧。整幅画面用色清雅,技艺精湛,构图严谨。

  • 佛教四大天王是佛教的护法天神,又称护世四天王,是佛教二十诸天中的四位天神,位于第一重天,亦称四天王天,通常分列在净土佛寺的第一重殿的两侧。明清时期的汉传佛教认为,四大天王分住须弥山山腰上的四座山峰,东方持国天王「多罗咤」,持琵琶,司「调」,住东胜神洲;南方增长天王「毗琉璃」,持宝剑,司「风」,住南嶦部洲;西方广目天王「留博叉」,持蛇(赤龙),司「顺」,住西牛贺洲;北方多闻天王「毗沙门」持宝伞,司雨,住北俱卢洲,组合起来便有了「风调雨顺」之寓意。
   此组四大天王立像体量珍罕,细部刻画精美,有怒目而视,

    铜胎四大天王

    佛教四大天王是佛教的护法天神,又称护世四天王,是佛教二十诸天中的四位天神,位于第一重天,亦称四天王天,通常分列在净土佛寺的第一重殿的两侧。明清时期的汉传佛教认为,四大天王分住须弥山山腰上的四座山峰,东方持国天王「多罗咤」,持琵琶,司「调」,住东胜神洲;南方增长天王「毗琉璃」,持宝剑,司「风」,住南嶦部洲;西方广目天王「留博叉」,持蛇(赤龙),司「顺」,住西牛贺洲;北方多闻天王「毗沙门」持宝伞,司雨,住北俱卢洲,组合起来便有了「风调雨顺」之寓意。 此组四大天王立像体量珍罕,细部刻画精美,有怒目而视,

  • 铜胎鎏金八臂观音佛像,面相端庄慈祥,眉间放出豪光,普照万物。单膝盘全跏趺端正坐于束腰仰覆莲花座上,造像雍容华贵,做工精致,体现了观音的

    铜胎鎏金八臂观音佛像

    铜胎鎏金八臂观音佛像,面相端庄慈祥,眉间放出豪光,普照万物。单膝盘全跏趺端正坐于束腰仰覆莲花座上,造像雍容华贵,做工精致,体现了观音的"大慈与一切众生乐,大悲拨一切众生苦"的大慈大悲形象。

  • 铜胎鎏金,呈芭蕉形,金色纯正。扇身采用镂空、浮雕、镶嵌而成,刻画出一幅春意盎然,百花竞相绽放的景象。各色宝色完美表现出缤纷花朵的色彩。整体无论题材或是工艺都彰显出百花齐放的艳丽时光。整器工艺精湛、造型别致、图案活泼自然,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。

    铜鎏金嵌八宝点蓝扇

    铜胎鎏金,呈芭蕉形,金色纯正。扇身采用镂空、浮雕、镶嵌而成,刻画出一幅春意盎然,百花竞相绽放的景象。各色宝色完美表现出缤纷花朵的色彩。整体无论题材或是工艺都彰显出百花齐放的艳丽时光。整器工艺精湛、造型别致、图案活泼自然,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。

  • 铜胎、花形瓶身、口外撇,短颈,溜肩,鼓腹,圈足。此花瓶最引人注目之处,在于整器从口沿到底足,均镶具有西方艺术特点的铜鎏金包围装饰,底座镂空,设计巧妙,整体镶嵌各色宝石,华丽富贵,光彩熠熠,做工考究,高雅华贵的格调,与整体曲线通体以鎏金为底,口颈、腹部开关及圈足处施“点蓝”,并镶嵌宝石制成的图案。此器工艺精制,用料奢华,堪属难得。

    铜鎏金嵌八宝点蓝带底座赏瓶

    铜胎、花形瓶身、口外撇,短颈,溜肩,鼓腹,圈足。此花瓶最引人注目之处,在于整器从口沿到底足,均镶具有西方艺术特点的铜鎏金包围装饰,底座镂空,设计巧妙,整体镶嵌各色宝石,华丽富贵,光彩熠熠,做工考究,高雅华贵的格调,与整体曲线通体以鎏金为底,口颈、腹部开关及圈足处施“点蓝”,并镶嵌宝石制成的图案。此器工艺精制,用料奢华,堪属难得。

  • 碗撇口,弧腹,圈足。通体施以青釉,胎薄质坚,釉色青中闪黄,釉面光洁匀静,色泽青幽,呈半透明状。花纹清晰,浓淡相间,造型隽秀,美观大方。

    宋耀州窑青釉刻花碗

    碗撇口,弧腹,圈足。通体施以青釉,胎薄质坚,釉色青中闪黄,釉面光洁匀静,色泽青幽,呈半透明状。花纹清晰,浓淡相间,造型隽秀,美观大方。